2019码报生肖图 > 總裁小說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目錄 個人書架  投票推薦  添加到百度搜藏 

8776cc水果网站码报: 672 六爺:你是許家人?不是我的?(3更坦白)

作者:月初姣姣    

無彈窗,看的爽,手機請訪問!m.kanshutang.net 看書堂同步更新,速度快.

    火鍋店內,霧氣熏然,充斥著一股嗆人的辛辣味兒。

    京寒川盯著面前的大麥茶,忽然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事。

    依稀得,具體的事情,他記得都不算清晰。

    ……

    京家與許家分據在京城南北,平素極少有機會碰面,那時候似乎在嶺南,某家舉行婚禮,兩家都受邀了。

    當時兩家的關系,還不若現在僵硬,見面也會打招呼,也能坐下聊會兒天,卻沒深交。

    他還記得當時母親給自己介紹許家人的時候,他還記得這位許家小姐的模樣,纖瘦,模樣生得是好看的,五官也周正,平淡也漂亮。

    鼻子也是細細氣氣的,一直牽著許爺的手,和他打招呼的時候,還有些刻板呆滯。

    看起來有些靦腆害羞,似乎并不愿意和人打招呼。

    皮膚有點黑,饒是再漂亮,在一群粉嫩的孩子中,總顯得不那么突出。

    畢竟一白遮三丑嘛,而她當時也是真的黑。

    而京寒川和許堯兩人,因為家庭背景關系,時常被人拿來對比。

    加之許堯年紀又小,自然許多方面不如京寒川,所以兩人沒見過,明里暗里就較上勁兒了。

    其實背著家長,也打過幾架,均已許堯慘敗告終。

    京寒川不愿和他計較,畢竟小了自己很多,但是這熊孩子,就好像和自己杠上了,總愛挑釁自己,送上門找揍,他自然不會客氣。

    一群有孩子的人聚到一起,有些人就特別愛去攀比孩子。

    “聽說你們都學了跆拳道?都什么段位???”

    京寒川雖然年紀不大,卻已經是紅黑帶,許堯剛入門,就是入門級的白黃帶,兩人之間差了不止一星半點。

    這讓許堯憋屈又郁悶,偏生還有人說,讓他們比劃一下。

    就是比劃玩玩,許爺笑著說,“寒川啊,你可得注意點啊,許堯年紀還小?!?br />
    京寒川當時就說了一句,“我會收著點的?!?br />
    比劃拳腳,不用全力,這簡直就是踐踏許堯的自尊心,男孩子骨子里總有點傲氣和硬骨的,聽了這話,越發不服氣。

    緊接著就被ko了。

    而且因為身高懸殊,幾次被壓倒在地。

    這梁子就算是結大了。

    婚宴進行到后半段,新郎新娘開始挨桌敬酒,除卻小孩子,大家都在推杯換盞,無人問津的小朋友,就跑去另一側玩了。

    許堯因為心底憋著口氣,就準備去找京寒川干一架。

    當時招呼了不少小伙伴,心想著一個人打不過,一群人總能收拾你吧。

    約在婚禮現場的后山空地上,許鳶飛當時趕過去的時候,一群人已經圍毆在一塊兒,也分不清誰和誰啊,甚至有些明明是一伙的,卻在互相攻擊。

    許鳶飛是準備去勸架的。

    “許堯!你們別打了,大人來了!”

    幾個小鬼一聽說大人來了,一哄而散。

    京寒川手中這石頭,原本是攥在手里嚇唬這些熊孩子的,可是一聽說長輩來了,也是心頭一緊,這石頭也不知怎么就飛了出去。

    方向原本是沖著許堯去的,許鳶飛一看到弟弟被打,立刻沖過去護著。

    然后……

    額角見了紅,一群孩子傻了眼。

    “姐——”許堯一看到有血滲出,畢竟年紀小,慌了手腳,不知怎么辦。

    京寒川是比較鎮定的,走到許鳶飛身側,半蹲著,“上來?!?br />
    許鳶飛當時也是被打懵了,聽話的爬上他的后背,只覺得身子瞬時騰空,他背著自己就去找家長了。

    石頭確實是從京寒川手上飛出去的,他也認了。

    而且當時沒有醫生在,他還給她做了緊急處理。

    “你別怕,沒事的?!?br />
    京寒川也不會安慰人,幾乎都在重復相似的話。

    難得的,她并沒哭,就連他用東西捂住她出血的地方,也就是皺眉吸氣。

    京寒川對她印象還是不錯的。

    雖然長得黑黑的,但很勇敢。

    當時據說送去醫院,還縫了幾針,許爺就坐不住了,直言要把京寒川腦袋也砸出個窟窿才行。

    許堯自小學拳腳,自己磕著碰著,或者流血,眉頭都不會皺一下,一想到自己姐姐因為?;ぷ約罕輝移屏四源?,又說可能會留疤毀容,會嫁不出去,眼睛就紅了。

    到京家的時候,已經開始提溜鼻涕泡了。

    他小時候還嚷嚷著,如果許鳶飛嫁不出去,就照顧她一輩子,還被許爺給揍了一頓,說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許爺去京家的時候,心里自然清楚,不能對京寒川怎么樣,特意去貼了個紋身嚇唬他,效果奇佳,那混小子果真是怕了。

    在此之后,兩家就是王不見王的狀態了。

    心底肯定都有那么點隔閡間隙的。

    京家也曾打聽過許鳶飛狀況,甚至動念說許鳶飛破相的話,京家肯定會負責。

    許爺直接就說:“怎么負責?娶她?我就這么個閨女,你們想得可真美,少打她主意?!?br />
    總覺得京家想對女兒不軌,據說還被送到鄉下養了幾年,一直陪著許家二老,深受二老喜歡。

    據小道消息:

    許老爺子有兩個兒子,許家的族里更是根系錯綜復雜,能人輩出,他會把龐大的家業交托給許爺,也是因為特別喜歡這個孫女的緣故。

    古有母憑子貴,現在的許家則是父憑女貴。

    許家的事情具體如何,京寒川自然不得而知,但許家老爺子疼愛這個孫女,卻是眾人皆知的。

    因為她成年的時候,在許家內部舉行了盛大的成年禮,甚至許以豐厚的嫁妝,光是這筆錢,就有不少人青年才俊趨之如騖。

    不過傳聞中的許佳美,卻從未公開露過面,怕也擔心招來這些爛桃花吧。

    ……

    京寒川指尖的杯中水,已經微微涼。

    思及至此,若是改名字擋桃花,也是正常的。

    “六爺……”京家人此時將一個手機遞過去,那上面顯示了最新的資料。

    許佳美曾用名。

    她曾用過三個名字,并無許鳶飛,但由此也能看出,她確實更迭過不少姓名。

    **

    此時鄰桌的許鳶飛已經徹底坐不住了。

    因為京寒川已經半個小時沒回復她的信息了,戀愛中的人,難免有些疑神疑鬼,許鳶飛也普通人,他說自己無事在忙,卻又不回信息,肯定心焦。

    她刷得一下站起來,許堯正涮著黃喉,偏頭看她,“姐,你又干嘛去?”

    “洗手間?!?br />
    “嗯?”

    許堯神情有點懵,他姐今天上廁所有些頻繁啊,也沒來那個東西啊。

    許鳶飛每回來那個,都是請假在家,也不是肚子多疼,就是渾身沒勁,可勁兒折騰他,造他,許堯記著大概時間,都會離她遠一點。

    而且吃飯的時候,神情一直很恍惚,緊盯著手機,心事重重,就連他夾的菜,也沒動幾筷子。

    “許堯,愣著干嘛,咱們喝一個?!庇腥送屏訟灤硪?。

    “哦,好!”許堯拿著啤酒瓶,給自己斟滿就與他碰了一杯。

    坐在一側的京寒川,瞧著許鳶飛離開,立刻追了上去。

    “六……”京家人看他動作太快,試圖追過去,但是從這里去洗手間,勢必要經過許堯那一桌,他們一群,動靜太大。

    京寒川動作很快,待許堯感覺到后側有陣穿堂風的時候,只能看到他一個背影了。

    這背影看著……

    怎么有點眼熟啊。

    許堯記憶力不錯,打量著身高,就聯想到了京寒川,不過這廝整天在家不是釣魚就是自己做飯,足不出戶。

    就是他去京家后墻燒烤,也沒把這廝熏出來,怎么會跑到嶺南吃火鍋?

    “許堯,來啊,干了!”那人又開始催他。

    許堯擰擰眉,自己是不是太想和他干架了,以至于出現了幻覺。

    這邊的許鳶飛已經走到窗邊,低頭翻閱著兩人的聊天記錄,回憶今天對話的所有細節……

    火鍋店內人非常多,經常有人走動,有人從她身側擦過,她也沒多在意,拿起手機給京寒川又撥了通電話。

    意外的是……

    這次電話沒接通。

    反而是有個手機鈴聲從她身后猝然響起,她心頭一顫,剛一轉身,撞到了一個堅硬的胸膛上,嚇得手機都掉了。

    饒是不看對方,光是他身上這種好似陽光般干燥香甜的味道,就足以讓她心頭瘋狂打顫。

    她眼睜睜看著,男人拿起手機,手機備注的姓名是:【女朋友】。

    也不知怎么的,有種莫名的狂喜席卷心頭,然后看著他掛斷電話,“許鳶飛……”

    他聲音太有辨識度,從頭頂幽幽傳來。

    心臟被人攥住。

    輕輕躍動著。

    好似不受控制了。

    “是不是想找我?”

    “……”

    “我來了?!?br />
    許鳶飛怔了數秒后,才猛地想起自己是和許堯出來的,抬頭看他,瞳孔微震,被熱氣熏透的臉,有些不自然的緋色。

    京寒川原本覺得,自己受到欺騙,有一肚子話想和她說,此時見她如此呆萌模樣,居然覺得有些可愛。

    哪里還想著自己是來質問她的。

    忍不住伸手捏了下她的臉,“怎么?不想見我?”

    “不是?!?br />
    京寒川彎腰,將手機撿起來,稍微擦了下塞在她手里,“拿好了?!?br />
    “嗯?!?br />
    許鳶飛心跳狂亂,整個腦子都是放空的,肢體僵硬著。

    走廊人來人往,十分不方便說話,京寒川拉著她的手,“去那邊?!?br />
    許鳶飛身子都僵了,竟然一時無法動彈,甚至不太敢和他走,稍微掙了下。

    “想在這里說?”

    京寒川俯低身子,雙手撐在她后側的玻璃窗上,將她整個人囿于自己身下這方狹小的空間里,呼吸吹過去……

    她身子都麻了。

    腦子更亂了。

    許鳶飛抓著手機,手里好似攥燒得赤紅的洛鐵,手心卻都是冷汗。

    后背也是涼颼颼的,后頸處似有冷風吹過,渾身汗津津。

    就在她試圖詢問他什么時候到的時候,京寒川已經開了口,“站在這里說話,不怕你弟弟過來?”

    “這小霸王對我可沒什么好印象,你弟弟脾氣很燥?!?br />
    “看到我們這般模樣,怕是想拿起板磚拍我的腦袋?!?br />
    “你……”許鳶飛呼吸都凝滯了,嗓子眼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無法發聲,隔了數秒,才溫吞著,“你知道我是許……”

    京寒川稍微湊得近一點,幾乎是緊貼著她的耳朵。

    “我知道你是許家的?!?br />
    “可是……”

    “你現在是我的?!?br />
    “我的女朋友,是嗎?”他笑著,壓著最后一個字音,在她側臉輕輕落下一個吻。

    他的氣息席卷全身,驚雷炸開,她眼前電光火石,整個人像是在海中浮沉,腦子混混沌沌的……

    此時……

    他說什么都是對的!

    ------題外話------

    三更結束啦~

    六爺,你把人給嚇到了,你小心小舅子從后面偷襲你,把你腦袋砸開花。

    六爺:……

    最近屏蔽了太多章節,有些書名和簡介都要重新修改,心里有點煩悶,也是沒心情加更啦o(╥﹏╥)o。

    木有留言了,求票票安慰~
閱讀設置

鼠標滾屏說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設置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① 精彩小說《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連載于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更多關于《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內容, 請關注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本站已開通手機(m.www.sovzl.icu)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最新情節!
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作者:月初姣姣)及有關此小說《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
④《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是一本優秀小說,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月初姣姣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小說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