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码报生肖图 > 穿越架空 > 穹頂之上 > 穹頂之上目錄 個人書架  投票推薦  添加到百度搜藏 

127期码报: 309.驚鴻一擊

作者:人間武庫    

無彈窗,看的爽,手機請訪問!m.kanshutang.net 看書堂同步更新,速度快.

    明黃的燈光圈出來戰場,在伊克巴爾的視線中,戰斗依然在繼續。

    遠處,身在戰圈中的the kg如同是一道龍卷,游走在湖面上,在不斷地卷擊。

    同時他的至少一柄戰刀,始終保持在光與暗的邊緣飛旋,穿梭,阻止一切逃脫的妄想。

    他一個人,覆蓋著整片戰場。

    相對而言,不遠處狙擊槍槍口的轟鳴和子彈上膛的脆響,對伊克巴爾來說要清晰很多。

    溫繼飛是負責配合和查漏補缺的那個。

    嘴角咬著一根已經燃燒過半的香煙,白色的煙灰落在他胸前槍口不停調轉,他平靜而專注地,一次次扣動扳機。

    死鐵戰刀鏗鏘的碰撞和狙擊槍子彈破風的呼嘯,不斷地響起。

    “原來,戰斗可以是這樣的?!?br />
    僨張的熱血讓伊克巴爾的手心不斷在出汗,手上的戰刀被緊緊攥握著,蠢動,輕顫,仿佛隨時要不受控制揮斬出去一般。

    這種沖動和渴望讓他突然想起來以前曾聽過的一句話“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你會不自覺想跟著他去戰斗,無懼生死?!?br />
    說這句話的人,是巴斯坦方面軍上將,阿貝布托。三十年前,上將曾經在西伯利亞紅肩戰役中,追隨過陳不餓軍團長。這句話是他回顧那段經歷時的感慨。

    現在,伊克巴爾親身體會到阿貝上將說的那種感覺了。在不遠那顆華系亞方面軍新生的星辰身上。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沖上去。

    握著戰刀,死死地守在小卓瑪一家三口身前,伊克巴爾踮著腳,伸長脖子,不住地張望著。

    作為一個普通的蔚藍d級戰士,他想要記住這一幕,最好記得細節清晰,以便將來回憶,可以說給他的士兵、妻子兒孫聽。

    “沖過去,這是最后的希望?!閉匠〉謀咴?,黑暗交錯的位置,突然傳出來一聲大吼。

    是英語,伊克巴爾聽不懂。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準確地猜想這是敵人最后的掙扎。因為此時在他的視線中,戰場現在唯一一個還算集中的敵群,突然間集體朝他們這邊沖殺過來。

    ?;?br />
    不。

    伊克巴爾鎮定地看著,因為他看到戰場中的那團風暴,正快速地卷向他們。

    “他來了”

    “阻止他”

    “火焰噴射器?!?br />
    紛亂的呼喊聲,倉皇的敵群中停下來兩個人,兩個背著火焰噴射器的人,停步轉身。

    這東西經過特殊改裝,可以拋射火球,本來是他們用來吸引大尖注意,標記蔚藍小隊的位置用的,或用于點燃草原,威脅平民的安全,從而牽制蔚藍小隊。

    當然他們現在也沒有去奢望,火焰能對那個人造成殺傷。他們只求這樣能夠造成暫時的阻滯。

    “轟轟”烈焰的吐息,聲勢浩大。

    左右噴射而出的巨大燃燒液柱,斜向在空中交錯,巨大的火柱在正面織成一面烈焰熊熊的火墻。

    而此時,the kg的身形在空中拉成虛影,正凌空朝他們撲來。

    “他”伊克巴爾的雙眼瞪大,眼球上映出來,一柄豎向急轉的蔚藍戰刀,如電光一般,先于the kg穿過了火墻。

    戰刀瞬息而至,敵群中奔跑在最前方,距離他們最近的那名敵人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而后,“嗡?!?br />
    空氣中一聲顫響。

    火墻上的火焰震蕩了一下。

    韓青禹可以用源能爆發將火焰震滅,但是他沒有做,源能潮涌在身前,只是隨意地鼓蕩了一下,火焰如從正當中燃燒的紙張,瞬時間從中心向外翻卷。

    然后他經過。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以至于在伊克巴爾的視線中,the kg像是直接從火焰中穿了過來。

    而他手中的刀,因為沾上了液油,也像是帶上了火焰一般。

    “呼”燃燒的刀刃卷動,“嚓,唰拉?!?br />
    焰墻下不及反應的兩名敵人在炙烤聲中倒在地上,火焰噴射器落地朝天,噴射口尺許高的火焰,依然在燃燒著。

    韓青禹的身形落地。

    同一時間,“頌頌頌”連串源能裝置啟動爆發的響聲,大小不一,真假虛實,來自韓青禹身側身后,各個方向、位置。

    偷襲。

    有人利用戰場的混亂和一邊倒的情勢,謀劃這致命的一擊。現在利用火墻和多處裝置同時啟動所造成的,短時間內聲音和視線上的擾亂,終于出手。

    響聲出現的瞬間,一柄細長如西洋劍的死鐵武器,已經無聲刺向韓青禹的后背。

    出手的人很快,快到哪怕是視角那么好,同時那么專注的伊克巴爾,都沒有看到他。來不及提醒。

    “?!?br />
    一聲死鐵交擊的銳響,陡然出現在戰場中。

    致命的一瞬間,韓青禹反手,立刀貼在后背,用戰刀刀面抵住這一擊。

    源能的碰撞在這一個點上爆發,洶涌的源能潮涌,沖進韓青禹的身體。

    “噗?!幣豢諳恃緋?。

    韓青禹的身形借助身后沖擊的力量,迅速拉開一段距離。

    “頂級”反身站定戒備,韓青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這一戰他并沒有舍得嗑金屬塊開啟四渦輪。在融合三塊骨源之后,還不能完全調動,他現在平常的戰斗狀態,大概是兩個半渦輪左右。

    “差點摳出事?!?br />
    他一直都瞧不太上清白煉獄沒想到這里竟然藏了一個頂級戰力。而且很可能在戰斗開始階段,對方就已經帶人來了,而后一直關閉裝置藏身觀察,等待一擊致命的機會。

    這個人很快,短促而強力的一擊之后,韓青禹回轉的視線中已經失去對方的蹤跡。

    四周除了黑暗中偶爾的幾聲哀嚎,幾乎無聲。

    似乎因為這個頂級的出現和韓青禹的吐血受傷,現場清白煉獄僅剩的那些人,也都重新擁有了希望。他們看起來先前并不知道自家的頂級戰力的到來,此時正在激動,同時猶豫著,要不要趁機逃跑。

    暫時的平靜中,溫繼飛的槍口和手中強光手電的光束,也在黑暗中不停地移動,尋找著。

    “小心點,有個頂級?!焙嚶淼ナ殖值?,立在一個前后左右可以兼顧的位置,以他的速度和戰斗技巧,站這里比直接去伊克巴爾和那一家三口身邊要好,在那里,他的行動和視線都會受阻提醒了一句,韓青禹接著說“另還有三個左右,實力也不弱?!?br />
    說話的同時,兩塊金屬塊,在他身上無聲消融。

    兩塊就夠了,最近幾天金屬塊嗑得太多,大概身體實在在消化不過來了,這次只用了兩塊,生命源能就已經開始溢出。

    其實如果這里只有韓青禹自己一個人,他也許會選擇先就保持這個狀態,拿那個頂級磨練一會兒實戰技巧。

    可是現在,這里有溫繼飛、伊克巴爾,還有那一家三口平民。韓青禹不敢懈怠。

    “好?!蔽錄譚沙遼閫?,說“你不用太管我。注意點他們?!?br />
    說話間快速換上一個新的彈夾,吐掉煙頭,低頭從煙盒里直接用嘴咬出來又一根煙,點上,抬頭。

    溫繼飛站在那里,沒有換位置,也沒有放下手中的狙擊槍。把半張臉埋回狙擊鏡后,他背后平時裝飾用的戰刀,“唰拉咔”跳躍一下,歸位。

    這一下戰刀的跳躍在識貨的人眼里,至少是a級不算太弱的源能潮涌。溫繼飛其實可能試了很多次。

    或許他在測試感應骰子的翻面雖然那玩意現在測出來也沒用。所以也可能,是他故意主動在吸引對方高手的關注。

    韓青禹又看了他一眼回歸專注。

    耳朵里聽著草葉細微的響動,辨別移動頻率和源能震動。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焙嚶磽蝗豢?,朝他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方向說了一句。

    說完他才想到,對方大概率并不能聽懂。

    “砰”狙擊槍響,溫繼飛迅速朝那個方向開了一槍。

    “當”子彈在黑暗中被戰刀輕松擋住。

    強光手電沒能照出人。

    一個聲音從那個位置傳出,“沒有走?!?br />
    意外輕快,對方不僅聽懂了,而且回答了,這個清白煉獄的頂級戰力會中文雖然一聽就是外國人強說中文的感覺,同時是有些古怪的腔調。

    好像是暹羅人。

    “青子”溫繼飛沒轉頭,問了一句。

    韓青禹輕搖一下頭,沒動。

    剛那一瞬間,他也幾乎沖過去,但是冷靜想一下,那個人雖然答話,卻未必一定是那個頂級所以,幸好沒有沖動。

    “the kg我觀察了一會兒,你比我想象的要弱很多?!鄙衾醋粵硪桓齜較蛭恢?,一樣別扭的腔調和暹羅人的感覺。

    “砰”溫繼飛快速舉槍回轉,狙擊槍再響。

    “當”子彈如剛才一般被戰刀擋住。

    對方繼續開口“剛才那一擊也證明了,我是對的。我叫乃威猜,我將殺死你?!?br />
    還是一樣的腔調和感覺,這一句來自第三個方向位置。

    溫繼飛開了第三槍,子彈依然被擋住。

    他在嘗試為青子判斷信息。

    “是嗎”韓青禹開口,抬頭笑一下,白色的作戰服胸口位置,因為剛才吐血,紅了一大塊。

    “是的,華系亞方面軍新的星辰,傳說中的青少校,將在我的手下隕落?!?br />
    這一次是第四個位置開口,說話的語氣里隱隱帶著得意和期待。同時,他特意忽略了另外幾名戰力不俗的幫手沒去提。大概因為今晚過后,他就將擁有正面殺死蔚藍the kg的榮耀。

    這樣,再加上抵擋子彈的速率和撞擊聲的細微不同,“應該就是他了?!焙嚶硇睦鎘辛舜蟾諾吶卸?,但是依然沒有先行動作。

    戰場又一次突兀地安靜下來了。

    一切,仿佛都停在河岸決堤之前的瞬間。

    溫繼飛嘴里的煙在燃著。

    無形的壓迫感在蔓延。

    伊克巴爾深呼吸??醇鹴hekg胸口和嘴角的血跡,他開始有些緊張了,眼神擔心,努力做好戰斗準備。

    蟲鳴,風輕,草葉唰唰。

    “阿媽啦安靜了,是他藏好了么”

    小卓瑪在衣服下面,小聲用民語言問了一句。

    母親回頭看了一眼韓青禹和他胸前、嘴角的鮮血,轉回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竭力克制住擔憂和恐懼,小聲溫柔說“也許還要一會兒,他藏了太久,有點累了?!?br />
    “嗯?!斃∽柯旯怨緣卦諞路濾鹺?。她可是一個守信的孩子。

    母親開始默念,為韓青禹向高原上的神明祈禱。

    丈夫小聲說了句什么,把女兒連同那個人的衣服一起,塞到了她懷里,然后轉身,撥出來腰間自己的短刀。

    就這樣,在一片專注和平靜中,面容滄桑而樸實的高原男人握著刀,咬牙沉默著,緊張而突兀地,向前移動了一段距離。

    全場只有他一個人在動。

    男人停下來,用一只腳踩住地上的一具尸體,然后,把插在尸體背上的一把蔚藍戰刀拔出來,抬頭,用力扔還給韓青禹。

    “謝謝?!焙嚶斫擁?,說。

    男人點頭,樸實而有些艱難地笑了一下,反身快速退回母女倆身邊,持刀向外,與伊克巴爾形成一個夾角。

    他在顫抖,他已經看過那種戰斗的可怕,但是他要?;ぷ約旱鈉拮雍團?。

    滴答、滴答其實在源能的世界里,這樣的戰斗真的爆發出來,也就在一瞬間開始,然后很快就結束。

    溫繼飛深吸了一口煙,吐出,煙霧緩緩升騰在明黃的燈光里。

    “頌頌頌”

    空氣劇烈的震動,戰斗突然間爆發了。

    視線與視線之外,同時間四道身影,從剛才出聲的四個位置急速殺出。

    其中一個挺身直刺韓青禹腦后。

    一個斜向前沖,阻擋在韓青禹和伊克巴爾四人之間。

    一個直接撲向小卓瑪一家。

    還一個縱深騰躍,從側面挺劍刺向站在吉普車上的溫繼飛。

    “砰”狙擊槍率先擊發。

    溫繼飛聽聲轉身,迅速開了一槍。

    “噗”子彈準確命中對方心臟位置。

    但是,那也只是讓對方的身形稍微頓挫了一下而已。

    “死”暹羅口音的呼喝聲中,西洋劍破風直刺。

    而后,清白煉獄殺手的眼神突然錯愕一下怎么這么遠了

    溫繼飛已經離他挺遠了。

    剛才開槍的一瞬間,他用從韓青禹那里學來的技巧,主動切斷了源能潮涌。

    可以撞擊大尖重心的米拉9狙擊槍,其所產生的巨大后坐力,不是普通人那么輕松可以扛住的所以,其實在開槍的同時,整個身體完全放松的溫繼飛,就已經,飛走了。

    就像他剛開始練槍,骰子突然翻到f的時候那樣,整個人朝后快速地飛出去。

    跟克服在奔跑中突然摔倒的問題一樣,他為了克服這一點練習了很久,甚至為此學會了控制潮涌突然中斷后的慣性力,也吐了不知多少血然后才想到,這個其實也可以是一種戰場閃避技巧。

    “嚓”殺手還沒從眼前的情況中回過神來,自己的后頸,猛地涼了一下。

    一柄飛旋的戰刀,剛從他腦后掠過。

    “砰”溫繼飛人在空中,開了第二槍。

    戰刀被子彈撞擊而回,卻不是向著韓青禹而去。它落向了韓青禹的前方,在他去往伊克巴爾四人的途中。

    同時,溫繼飛本人也落進了黑暗里。

    這時間,韓青禹身后的那個殺手,人在五米之外,就已經成為尸體了。一柄蔚藍戰刀插在他胸口。

    所以,剛才的一瞬間,韓青禹其實同時出手了兩記銹妹梨渦斬。一記向后,一記向溫繼飛那邊。

    四渦輪狀態下的韓青禹若不保留,是半步超級。

    做完這一步,沒有任何停滯,韓青禹身體前趨,爆裂前沖的同時橫刀,切割前方阻路那人的腰腹。

    “噗”對方橫跳,重傷未死。

    韓青禹沒有理會他。

    前沖同時伸手接住空中落下的落下的戰刀,再次銹妹梨渦斬出手。

    因為在他的視線中。

    清白煉獄剩下的一名殺手,剛一劍蕩飛了伊克巴爾。

    伊克巴爾人在空中吐血,傷不致命,但是因為愧疚而痛苦的呼嚎。

    小卓瑪的父親則根本不可能在這種速率的戰斗下反應過來。他甚至來不及轉身。

    倒是小卓瑪的母親,提前跑出了兩步。

    只是,僅僅源能的震動,就讓這位母親整個人撲倒在地上。

    “卓瑪”高原母親抬頭,痛苦的大喊。

    此時,小卓瑪連同她裹在身上的衣服一起,正飛向空中。

    清白煉獄殺手騰身,伸手,抓向她。

    “嚓?!幣簧?。

    殺手伸出的手臂沒了。

    一道身影從他身旁掠過,騰身低躍,在空中伸展手臂,用臂彎,將小卓瑪連同快要分離的秋裝外套一起,輕柔攬進懷里,而后平穩落地,背身站在那里。

    很輕松。

    所以,這個也不是那個頂級,四個都不是。

    這一點韓青禹早就知道,思考的邏輯其實很簡單一個清白煉獄的人,如果以殺死他為目標,他們的重心,肯定不會在小卓瑪等人身上,那最多也只能用來制造機會、牽制他,或是他們最后留著活口保命的手段而已。

    那么,他在哪

    “拜拜,青少校?!?br />
    身后,很近,一聲低語,帶著笑意傳來。

    一把死鐵西洋劍,正刺向韓青禹后心。

    這一刻的韓青禹剛剛落地,背身而立。

    他的懷里還抱著一個小女孩。

    手上沒有武器。

    乃威猜勢在必殺。他是頂級殺手,而且是更頂級的暗殺者。他的行動和出手,往往快速而幾乎無聲。

    今夜,他將殺死星辰。

    夜幕草原,西洋劍直刺韓青禹后心,劍很長,會連同華系亞的青少校和他懷里的華系亞小女孩一同貫穿沒有人來得及出聲。

    “頌”一聲顫響。

    響聲在耳后,毫無掩飾。

    什么啊

    太近了,乃威猜雖然錯愕,但是來不及回頭,所以他看不到。

    在他的身后,一道粗大而耀眼的藍光,剛已經從后方幾十米外,如閃電般激射而至。

    藍光很快,快到超出常識,快到全場連看清和出聲都來不及。

    “噗”

    在西洋劍刺及韓青禹之前,巨大的藍色星光柱劍徑直而至,整體貫入乃威猜后心透體而出,露出半截劍身。

    停在那里,劍身顫動。

    源能潰散,生命流逝,乃威猜站住了,緩緩低頭,看了看胸口透出來的藍色星光柱劍,劍上面自己的血,再茫然抬頭,看向前方依然背對著他的那個人。

    那顆華系亞新生的星辰。

    在他漸漸模糊的視線里青少校轉回頭,溫和微笑了一下,“拜拜?!?br />
    他在回答他剛才的那聲道別然后抱歉說“對不起,我沒記住你的名字?!?br />
    這時間,在乃威猜的身后,幾十米外,一塊巨大而破舊的窗簾布,正展開在空中凌亂地飛舞,飄飄。蕩蕩,緩緩落下來。

    那挺好看的,在明黃的燈光和草原的風里。

    可惜,乃威猜看不到了,就像他已經無法告訴thekg自己的名字。

    突然,感覺到懷里的小女孩向上拱了拱,臉蛋蹭在韓青禹的胸膛上。

    她叫卓瑪,或者名字里有卓瑪兩個字,這是韓青禹剛從她媽媽的口中聽來的。

    也許因為剛才的異動吧,小卓瑪正在試著往上鉆。

    沒有再去管乃威猜,韓青禹轉回身,低頭,伸手捏住把秋裝外套衣領,把衣服稍稍向外打開一點。

    就像在小被窩上打開一個小口子。

    一張紅撲撲的小臉蛋露出來。

    小卓瑪仰著頭,撲閃著大眼睛,困惑地看了看韓青禹,稚嫩說

    “堅普哥哥你沒有藏”

    “是啊?!焙嚶淼妥磐肺⑿?,說“因為突然很想抱抱小卓瑪?!?br />
    似乎又一點小局促,小卓瑪克服了,點點頭,“嗯?!?br />
    “那現在咱們繼續”

    “好?!?br />
    韓青禹把秋裝外套衣領按回胸口衣服里的世界,比較好一些。

    等到小卓瑪的媽媽爬起來,走過來,韓青禹把孩子交還給她,溫柔親切說“小卓瑪很可愛?!?br />
    然后他轉身,向前幾步,撿起來地上的蔚藍戰刀。
閱讀設置

鼠標滾屏說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設置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① 精彩小說《穹頂之上》連載于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更多關于《穹頂之上》內容, 請關注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本站已開通手機(m.www.sovzl.icu)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穹頂之上》最新情節!
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穹頂之上》(作者:人間武庫)及有關此小說《穹頂之上》 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穹頂之上》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
④《穹頂之上》是一本優秀小說,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人間武庫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小說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